沙国女性揭下面纱 突破传统穿着框架

十多年来,阿尔谢里(Bashayer AL-Shehri)在公共场合一直都用黑纱遮住脸庞,像她所有沙特阿拉伯的女性亲属一样自然地佩戴面纱。拿掉面纱其实出奇的简单。28岁的阿尔谢里来自首都利雅得(Riyadh),一直在芝加哥学习製药专业的她是回国休假的。她说:「我只是觉得,社会正在变化,我要尝试去看看这些变化,没想到这幺容易。我真的发现人们对待我的方式和态度没有什幺改变。」

在保守的阿拉伯海湾国家沙特,女性从头到脚都要以黑布包裹,但有少数沙特女性正不断突破这种穿着限制的边界,且这样做的女性越来越多。旅游和互联网让她们接触到了其他的习俗和观念,受过教育的城市年轻女性正在树立新的风气。

这种变化是渐进式的。阿尔谢里仍然戴着头巾并穿着及地长袍,长袍通常是黑色的,俗称阿拉伯长袍。然而,能在利雅得看见未被遮挡的脸庞和彩色长袍,仍是沙特阿拉伯妇女的进步。其他方面的发展亦是如此。沙特政府今年已经对宗教警察的逮捕权力加以限制。一些分析师称,如果不放鬆对一半人口的限制,沙特政府就无法对其依赖石油的经济加以改革。

阿布达比商业银行(Abu Dhabi Commercial Bank)首席经济学家马利克(Monica Malik)表示:「文化和社会变革是《2030年远景规划》(Vision 2030)的内容之一,这对提升女性在经济中的作用至关重要。」沙特《2030年远景规划》是官方的改革蓝图。

从2010年到2015年,沙特阿拉伯的在职女性人数增长了50%,逾83万人。随着女性前往利雅得和吉达(Jeddah)工作,更多的人开始穿上白色、绿色、紫色和花色的长袍,而在五年前,这些颜色的长袍还被认为是离经叛道。这种转变带动了一种沙特女性手工业的兴起,她们会在一些时髦的精品店或Instagram上销售反传统的长袍。

沙国女性揭下面纱 突破传统穿着框架

阿尔如旺尼(Souad al-Jouani)博士(左)与学生。

女性将彩色长袍视为一种突破,这种突破反映了沙特阿拉伯的社会自由正以谨慎的速度发展—沙特的神职人员影响着政治,并在Twitter上向500万粉丝布道。该国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女性不可以开车的国家,且监护人规则让女性在法律上终身成为男性家属的从属者,这意味着她们未经许都不可能离开本国。在《2030年远景规划》的24个目标中,只有一个涉及到女性地位的提升,即增加劳动力中女性的数量。

该王国宗教裁决官方网站上的教令(或法令)规定,长袍不应带有「引人注意的装饰」或「类似异教徒或男性的服装样式」。然而,一名官方神职人员在7月的评论表明,官方对长袍的颜色已经有了一些宽容态度。沙特阿拉伯高级学者理事会(Council of SeniorScholars)的成员阿尔马尼亚(SheikAbdullah al-Manea)对《奥卡兹新闻报》(Okaz)表示,只要不是紧身或透明的,「我不觉棕色或其他颜色不显眼的长袍有什幺问题。」

华盛顿的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(Arab Gulf States Institute)访问学者阿尔多萨里(Hala Aldosari)表示,在一片黑色的海洋中,几件米黄色或粉红色的长袍看起来可能无关紧要,但女性服饰的变化却反映了沙特社会更深层次的转变。阿尔多萨里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:「过去几年,社交网络上一直会有一些相关讨论,它们改善了人们的认知,特别是对女性地位和文化影响的认知。」但是她说,在政策层面上,「女性问题不是统治家族高度重视的问题,因为他们仍然需要安抚比较保守的宗教团体的情绪。」

虽然副王储萨勒曼(Mohammed bin Salman)计划实施力度空前的经济改革,例如出售国有石油公司的股份,但他在女性事务上的目标却较为温和。根据他领导制定的《2030年远景规划》,沙特政府希望在未来的14年里,将女性的劳动力参与度从22%提高到30%。这一目标低于苏丹目前31%的水平。

沙特的官方宗教权威表示,女性必须遮住面部和手,但许多学者称,这一禁令植根于文化,而非宗教经典。

另外,即使沙特女性给人的模式化形象是全身黑色,但在该国南部部份地区,当地的传统女性服装却是碎花连衣裙和草帽。儘管如此,出于宗教需求的概念却是大众的普遍认知。利雅得MAC化妆品(MAC Cosmetics)的女售货员艾哈迈德(Heba Ahmed)说:「我个人选择出于宗教原因遮住面部。这是个传统社会,我认为这不是件坏事。」

今年的夏季奥运会上,四名沙特女性在比赛时未遮挡面部,随后,Twitter上出现了一个宣称她们「不代表」沙特阿拉伯的话题。有人写道:「我们关注女性的参与,却失去了对传统的尊重。」

沙国女性揭下面纱 突破传统穿着框架

参加里约奥运的阿布加达叶。

在这些让女性更大胆做出时尚选择的变化中,很多都源自已故国王阿卜杜拉(Abdullah),他曾任命女性加入协商机构谘议会(Shoura Council),并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沙特第一所男女同校的大学。他还下令内衣和化妆品的商店只僱用女性,这不仅增加了女性就业率,也避免女性遭遇从男性手中购买内衣的尴尬。

阿莫斯特市马萨诸塞大学的政治学助理教授马斯格雷夫(Paul Musgrave)称,在油价暴跌后,时代的变迁已然加速。当萨尔曼国王(Salman)于2015年1月上台后,油价的暴跌已经让沙特政府收入大幅缩水。去年,该国出现了近1000亿美元的创纪录预算赤字。沙特政府正在逐步取消能源补贴并引入增值税,这导致了生活成本的上涨。马斯格雷夫称,政府已经没有财力维持旧的政策,让女性参加工作的压力将会加大。

然而,只有她们能够「在无需监护人许可的情况下通勤、旅游、获得工作并留在工作岗位上,女性才会大规模加入劳动力队伍」。在4月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,副王储萨勒曼表示,女性「必须起到作用并创造经济价值」。当被问及沙特阿拉伯是否将允许妇女开车时,他表示,政府不能强迫推行社会反对的事情。支付司机或出租车的费用会花掉一半的薪水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