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今年初有护士协会发起集会,要求政府和医管局增加人手资源,应付冬季流感高峰期。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香港前线医护人手严重不足,确立专科护士注册制度可增加护士职权,减轻医生压力。(资料图片)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有热心护士自发多走一步,在元朗开设社区保健站。(受访者提供)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黄金月(彭丽芳摄)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 未来城市:护专院长:专科护士问诊开药 减轻医生负担

香港医疗制度千疮百孔,前线医护人手不足、侧重医院主导、制度架构臃肿、专职治疗被局限……我们未来数期将以人物访问出发,探讨本地医疗制度现存问题和未来出路。

你会发现在拨款之外,尚有好多更迫切、可行的办法,甚至有好多热心之士已率先试行。

今期我们访问香港理工大学医疗及社会科学院副院长、香港护理专科学院院长黄金月,原来香港有五万多个护士,只有约一万五千个医生,要减轻医生工作量,提升病人服务,扩阔护士职能,让专科护士帮忙诊症与处方药物是其中一项最直接有效的解决方法。

注册制度跟不上时代

本地尚未有专科护士法定注册制度,二○一八年施政报告中建议护士管理局推出专科护士自愿注册计划,并为护士专科法定注册奠定基础。黄金月是食卫局辖下工作小组的成员之一,她透露上周三(二十四日)小组刚向局方提交第一份建议文件,就专科护士的资格、职责、认可等範畴提出建议。

「畀只手我帮你睇吓?」黄金月得知记者最近有心跳过快问题,遂温柔地帮忙量度心跳,然后细心叮咛记者要準时食药和保重身体,她身躯娇小却给予人无比温暖的安全感。她谦称自己做护士「不是好伟大」,在美国读大学时原修读社会学,后在姊姊建议下转修护理系,「当时不知道自己想做乜,只是我读社会学不讨厌人,又几关心人和人的交往,护理系又收我,当时觉得时间、地点、人物都啱啦,咁就去做啰」。她觉得医疗系统不止是社会缩影,更加是一个好特别的地方——看尽生老病死。

「一做这份工作,人们对你好信任,他们会将医疗报告毫无保留地给我看,包括好多私隐,这个信任我觉得好难得。而和病人的交往亦好rewarding的,有些人出了院,甚至离世,我会出席他的丧礼,我又试过帮要洗肾的病人找工作,是一个帮到人,自己又学到嘢的机会。」做过ICU、内科与外科护士,近年转执教鞭培育年轻护士。访问中,她总念念不忘地说:「我真的好挂住临牀,其实好喜欢做临牀。」

现时大学毕业的护士学生称为注册护士(Registered Nurse,简称RN),护士学院毕业的称为登记护士(Enrolled Nurse,简称EN),去年全港共有约五万六千名注册及登记护士,其中普通科护士佔五万二千名,其余是精神科、弱智科和病童科护士。近年,由于医生短缺,要求护士专业化的呼声愈来愈高。医管局在一九九○年成立,据了解局方于一九九七年首次在各个医院急症部开立专科护士(Nurse Specialist)职位,例如伤口处理护士专门评估病人伤口情况,再按需求运用适当方式治理伤口。「初头只有好少位,全港大概只有二十几个specialist,到今时今日开始再细分为高级护士(Advanced Practice Nurse)和专科护士(Specialised Nurse),比较清晰啰。」

公共卫生研究社召集人陈盈指出,现行护士注册制度跟不上护士不断扩张的职能,「护士注册条例是一九七○年代开始写,但其实是回归后,一九九九年才有护士管理局,讲紧这条条例二十年都没有改变过,这条如此老旧的条例是没有给予护士一些法定的权利,例如无得开药,但有时他们工作上是需要的」。

立法保障护士病人权益

虽然现时政府未有就专科护士注册制度立法,但医院内不少专科护士在执行职责。陈盈举例某些医院的急症室会设有诊所,会安排一名在伤口处理上有深造过的护士处理。在职护士现时要成为专科护士,可以透过修读医管局专科护理证书课程(PRCC)或护理专科学院(简称护专)护理学训练成为院士。不过,因为无法例保障,专科护士薪酬待遇不一定较初级护士好,因此要不要成为专科护士全属个人意愿。

黄金月指出,现时医管局的PRCC课程侧重实用服务性质,但是按国际标準专科护士是必须兼顾深度和阔度。例如伤口处理,伤口护士绝对有能力做到令伤口癒合。「阔度是什幺呢?例如为什幺某些人伤口问题特别多呢?原来是糖尿病人。」她指出专科护士必须有前瞻性和广泛知识,才能提前预防和控制情况恶化,这样就需要同时拥有研究、管理、政策等知识。「在医疗工作裏面,按职责去做太被动,这样工作发展就会限于好反应性,如果医疗上咁反应性就真的是捱打。」

她相信若可成功推行专科护士注册制,更可以保障病人和护士的权益,「护士做的工作愈来愈多元化,例如洗伤口要涉及刮肉,当然要经过training,但这个training谁人去认证?谁人有资格呢?没有一个(规管)专业的法例,就真的靠僱主,即医管局去决定,那对病人是不是有足够保障?对护士都更有保障,不会自己根本无接受过相关训练就被医院要求派到这个岗位」。

助社区病患 加快处理病症

黄金月将专科护士的职责分为三部分,第一是对病人诊断和用药,「诊断这个字好似好敏感,别人会说你凭什幺可以做医学诊断呀?我们所讲的诊断,是在我们自己的专业裏面的诊断,如病人嗌痛,他哪裏痛、痛几耐、痛的性质、纾缓方法,做好多这种assessment,原来工作经常要揹重物,是劳损来的」。而诊断除了要找出问题所在,亦同时要找出风险,例如发现病人日饮十罐啤酒或引致健康问题。她提到注册制有望授权专科护士开药,「我经常问同事,你会不会开药畀自己?我谂你都会啦,买粒止痛药。对某些专科好熟悉的护士,其实知道离不开用这几只药,为何不可以由护士处方呢?」她举例,为病人处理伤口时,他痛到喊救命,其实合理地是应该开止痛药,之后再处理伤口,「但因为护士不可以开药,所以病人嗌晒救命去处理伤口。所谓non-medical prescription在英国一直实行」。

熟悉程序了解用药 可做更多

第二部分是服务性,「近年经常说的纾缓照顾,例如有一名家人离世,为何一个病人走了会造成另一个病人呢?因为他的哀伤处理不到」。她又以泌尿科护士为例,病人经常需要插尿喉回家,如果他不懂插喉程序,就会经常因为出现尿道感染要再回来求医,「这是专科护士擅长的地方,有时教病人定时插喉和放尿,是有证据证明专科护士的帮助会减少急症室的使用」。最后一部分就是要培育新人。

陈盈亦指出,在美国、英国和澳洲都已经有注册专科护士制度,给予他们法定地位开药和简单诊断,「为什幺这两样东西重要呢?在香港的医院场景可能没那幺明显,但去到社区场景,老人家有好多长期病患,例如有糖尿高血压,曾经中过风的话,在现行的香港制度下,三个月才见到一次医生,如果改了药,而这只药不适合,是要等三个月才可以见到医生。但糖尿病病人换了药,半夜可能血糖太低,是要立刻入医院、会有生命危险的,在其他国家有专科护士就是为了堵塞这个漏洞,可以快点帮忙改药或处理病症」。同时,医疗制度理应是可以互相补位和合作,专科护士制度立法后可以让医生或其他专职治疗师知道,专科护士可以做更多东西,可以过渡一些职责,减轻负担。

倡先认可首批 提升士气

黄金月透露工作小组就专科护士注册制度提交的首份建议文件提出,先认可现存已具备同等资历的护士。她直言:「好现实的,现在前线士气低,又要求加人工呀。我自己觉得有些情绪都要照顾的。因此,我们建议例如说不如早期,快点使用一个类似grandfather的制度,用硬指标将例如已经持有clinical master,读了医管局的PRCC或者已经是护专院士的护士认证为首批专科护士。underlying就是有人工加了先,这是权宜的方法。」

至于专科护士需要有多少小时的临牀和学术资历才合乎资格,各个小组成员有不同看法,她自己就相信五百小时理论、五百小时实践是少不免。亦有成员提出即使专科护士暂时採取自愿注册制度,都期望至少要有硕士学位。至于是否应该由香港护士管理局发出认证,护专有无资格批出资格等,都有作进一步讨论。

法例限制 局限社区服务

护士制度存在着大量一时三刻难以改善的问题,黄金月认为局方最先应该做的,是容纳每个护士的独立文化;例如她曾经做过实验,让一名内科护士跟进出院病人后的身体情况,如关心转药后有没有不适,能否自行监测健康状况等,研究结果发现真的减低了重新入院的次数,「以前平均每廿八日回来医院一次的病人,我们分成两组,一组控制组重回医院比例大概百分之十,另一组我们进行干预组是百分之四,是明显低了的。访问番病人都觉得好有帮助,数据显示其感受变好,入院次数减少,经济效益提升」。

陈盈亦指出不少护士都「遍地开花」,期望走多一步,包括有护士在公余时间开设「元居民保健站」、中文大学护理学院开设「大埔ABCD」,都是定期摆站为长期病患老人家和家庭主妇做身体检查,亦会跟进长期病患情况。「但是在香港专科护士只能局限于社区服务,因为受法例限制,最远都无法独立开诊所行医。美国好多州份,专科护士可以在不需要有其他医护人员帮忙下,独立执业。」陈盈觉得专科护士注册制是第一步,令大家对医疗系统可以有更多想像,「虽然这样说好乌托邦,但坦白讲公公婆婆有事一定想睇医生,但和你花得最多时间的是护士。护士间各自有不同想法,有些人想行到好前,至少立法后,护士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,现在制度限制了他们,是不应该的」。

文 // 彭丽芳图 // 受访者提供、资料图片、彭丽芳编辑 // 林晓慧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
上一篇:
下一篇: